海派京剧与京派京剧之比较

2020-02-14 06:02:16 戏剧之家 2020年2期

波斯波利斯vs吉达阿赫利 www.torhrd.com.cn

【摘 要】在京剧的发展历程中,海派京剧打破了“京朝派”一家独大的格局,又以上海当时的经济、地理环境为依托,发展成具有自己独特魅力的艺术风格,给传统程式化的京派京剧带来不可磨灭的冲击,为整个京剧艺术的发展与革新带来了功不可没的一笔。对二者在生长环境、艺术形式、社会反馈上的比较,能更好地了解京剧的历史发展与内涵价值,从社会生长环境中来,形成的艺术特点,到社会反馈中去,对整个动态实践过程的研究,能更加全面地对京派京剧与海派京剧进行比较。

【关键词】海派京剧;京派京剧;比较

中图分类号:J821文献标志码:A? ? ? ? ? ? ? 文章编号:1007-0125(2020)02-0004-04

乾隆51年,“四大徽班”进京为庆祝乾隆80寿辰,一炮而响,受到欢迎,便留下来继续演出。那时的京剧班子以唱二簧调为主,兼诸腔合奏,剧目内容多样化,使之与当时同样受欢迎的秦腔形成徽、秦两腔合作的局面,当时人们称之为“京腔”。到1828年,唱“西皮调”为主的楚腔一伙演员来到北京后,徽、汉合奏大大丰富了“京腔”艺术,从此“京腔”也被人称为“皮簧戏”,为京剧艺术的形成与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程长庚、谭鑫培等一批杰出的京剧艺术家们为京剧作出了杰出贡献,京剧逐渐成为一门完整系统的艺术,“唱念做打”的基本范式,渐渐成为京剧表演艺术的规范与传统。后人也逐渐形成了一套评定京剧伶人的标准,遵循传统范式与标准的就是京派京剧,逾越这些传统范式与标准的则为海派、外江派等?!昂E伞币淮首畛跤搿昂I匣伞庇泄?,含有一定的贬义。晚清时代,大批北京科班出身的京剧演员,看到上海的经济繁荣、戏台富丽、待遇优厚,也常去上海演出。时间久了,一批演员立足于上海,为了迎合上海的观众,编排新戏、巧用方言、配合机关布景等,受到广大市民的欢迎。在不同的环境下,海派这时已是逾越传统、进行革新,京派则是按部就班,保持传统,少有革新。不同的生长环境,京派与海派对京剧艺术内容与形式等的发展在悄悄拉开差距,给当时的社会带来不小的影响。对海派京剧与京派京剧在不同的生长环境、各具特色的艺术内容与形式、对社会的不同影响与反馈这三方面的探究,是一个从社会中来、自我完善、到社会中去的动态发展过程。对整个动态发展过程的比较研究,全面梳理京剧艺术的发展历史,更为直观、清晰地对海派京剧与京派京剧进行对比研究,进而探索京剧艺术更多的历史真相。

一、本是“同根生”,各地“两开花”

作为京剧派别的“京派”与“海派”,由于其成长环境的差异,自然形成了不同的艺术特点。当然,造成差异的原因不仅仅是不同地域的问题,与北京、上海的地理位置、经济发展、社会環境等也息息相关。

(一)“宫廷贵族”与“商人市民”的政治经济

鲁迅在1934年1月30日发表的《“京派”与“海派”》①中说道:“文人之在京者近官,没海者近商,近官者在使官得名,近商者在使商获利,而自己亦赖以糊口。要而言之:不过‘京派是官的帮闲,‘海派是商的帮忙而已?!彼淙皇撬稻┏ㄖ氐墓傥幕肷虾7比俚纳涛幕尘跋碌奈难Х瘴?,但是同样可以比较看出,民国时期,北京作为全国政治中心的地位虽然有所消减,但是封建残余势力依然聚集,仍然是各方政治势力所关注的焦点。名门望族、达官显贵深受传统思想、封建礼教的影响,掌管着北京的政权。在思想观念上,大多抵制西方外来文化思想的传播,传统社会中的市民百姓世代受家族与血缘关系的桎梏,思想文化上具有保守性与封闭性?;张山?、徽汉合流的京剧在北京戏曲舞台上相当活跃,一方面是国内战事不断,清政府乞求有一个暂时相对稳定的空间发展经济、文化。另一方面,清朝统治阶级的偏爱,上至皇上、太后宫里??聪?,下至王公大臣府里建戏台,甚至有些人专门研究和学习京剧。京剧虽得到了发展,但是表演内容上受封建保守思想影响,大多宣扬忠孝节义的封建伦理观念,有一定的局限性。

然而,开埠之后的上海成为全国经济中心,经济的发展是促使上海城市繁荣的根本动力,商业贸易则是其中尤为突出的动力支持,就连外国学者也能看出“这个城市不靠皇帝,也不靠官吏,而只靠它的商业力量逐渐发展起来?!雹诰玫姆比?,商业贸易的促进,使得京剧在上海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具有新式的舞台、演出、剧本、服装与道具设备等。据不完全统计,在上海租界内的商号1865年有88家,到1906年增至3677家。如将华界包括在内,1908年上海已有商号7381家,1909年又增至10528家。③京剧受上海经济商业化的影响,更多是作为一种商品进入消费者市场。因而具有浓厚的商业化倾向,迎合通俗民众的审美趣味。自身不断适应商业需求,对京剧的革新形成海派京剧的独有风格,吸收西方戏剧与新剧的新思想,具有多元性与开放性,一时风靡上海,乃至全国各地。同时,过于追逐商业利益,也为海派京剧带来一定的弊病,即过于迎合市场带来了低俗、庸俗的成分。

(二)“大家闺秀”与“摩登女郎”的文化环境

京派京剧,在京朝深受宫廷与贵族封建势力的影响,虽有一定的革新,但是始终带有矜持程式的官派风格,看似兼收并蓄,其则始终在传统的框架之中。多从文学、戏曲取材,具有凝重、沉稳的社会意识。给人高雅又严肃,融合又古典之感。

此时的上海,西方文明的登入、工商业的崛起,同样也是近代革命者与文化者的重要聚集地。这个被人们称为“魔都”的魅力之城呈现出这样一番景象:“一方面,殖民者、冒险家、暴发户、流氓、地痞、妓女、帮会一起涌现;另一方面,大学、医院、邮局、银行、电车、学者、诗人、科学家也汇集其间?;破医焉?,霓虹灯夜夜闪烁,西装革履与长袍马褂摩肩接踵,四方土语与欧美语言交相斑驳,你来我往,此胜彼败,以最迅捷的频率日夜更替?!保嗲镉辍渡虾H恕罚┖E删┚缭谡庋哪Φ浅鞘形幕谐沙?,远离封建传统的政治中心,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活跃,西方文化、本土文化、五四新文化多元并存,戊戌变法时,京剧改良运动最先在上???,当时的夏月珊、夏月润兄弟创办新舞台,学习日本的舞台装置,形成新式舞台效果,不仅对京剧改革作出了重大贡献,还积极投身革命爱国运动中去。当时有竹枝词:“丹桂名伶实在多,夏家兄弟各专科。小连生擅文明戏,妩媚还推小子和。南市初开新舞台,一班丹桂旧人才。改良戏曲寻常事,灯彩谁家比得来?!痹谛挛杼ǖ挠跋煜?,各舞台纷纷效仿出演改良京剧。海派京剧敢于“摩登”,吸收创新,又以更为通俗的文化结合时事热点,突破老框架的叙事格局,很好地适应了当时的经济社会。

(三)“听戏群众”与“看戏群众”的不同需求

京派京剧受众注重听觉美感——听戏,海派京剧注重视觉刺激——看戏。正如徐珂在《清稗类钞》中说:“观剧者有两派,一北派,二南派。北派之誉优,必曰唱功佳咬字真,而于貌之美恶初未介意,故鸡皮鹤发之陈德霖,独为北方社会所推重。南派誉优,则曰身段好,容颜美也,而艺之优劣,乃未齿及。一言以蔽之,北人重艺,南人重色而已?!痹诒本┥现链锕俟笞?,下至平民百姓,传统京剧文化的影响深厚,洞悉戏情、深明板眼。因此当时很多京角甚至认为上海人不懂戏,一批演员来沪表演常是应付。谭鑫培有次来上海新舞台唱《盗魂铃》时,表演疏懒,台下一观众倒喝彩,被门卫殴打,以至涉讼。谭鑫培之后也感叹“不敢蔑视上海,知此大有人在焉,循规蹈矩矣?!笔导噬?,海派京剧发展蓬勃,成为国内又一京剧表演中心时,观众虽然依旧注重“看戏”,但总体欣赏水平并不比北京受众差。

上??汉?,商业经济迅速发展?!按?843年至1895年大约五十年间,上海人口仅增长一倍,但是从未超过50万,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上海人口激增至200万以上?!雹苄滦私撞阌肴禾逅孀殴ど桃荡竺诺拇蚩υ硕?,来华洋人、商人、买办、城市职员、官商太太、女工……一大批受众成为娱乐消费的对象。加上比北京开放多元的社会环境,改革创新式的剧目、舞台、演法等都是海派京剧在上海的立足之本。他们不同于京派京剧的受众,他们追求感官视觉刺激,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需求,潜移默化地对海派京剧从业者的创新精神提出了很大的要求?!案荨渡瓯ā返木缒抗愀娉醪酵臣?,仅从同治九年到光绪二十六年戏曲改良运动兴起之前的三十年间,上海戏园上演的新编剧目就不下百出?!雹菡庑┚绫究赡懿皇敲扛龆汲晒?,但是其迎合受众的创新精神是肯定的,也是其区别于京派京剧所特有的。

二、花开两朵——形态各异

“平曲初无京海之分,……自潘月樵创《湘军平逆传》,夏月润之《左公平西传》继之,争奇斗胜,延江湖卖解之流,授以刀剑刺击之术,名之曰‘特别武打,而上海派之名乃渐闻于耳?!雹拚馐钦乓衣凇独细蹦┨妇纭分兴档?。我们能够看出,海派京剧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是有一定道理的。改创后的海派京剧与京派京剧在剧目创作、表演方式、舞台美术、行头服装等方面皆有不同。这也是二者“花开两朵,形态各异,一朵传统,一朵求新”的主要体现。

(一)剧目创作

传统题材的京派京剧,通常的创作题材是忠孝礼义的社会故事、才子佳人的恋爱悲喜、帝王将相的政治斗争和对传奇小说、历史剧的改编等。如《空城计》就是取材于《三国演义》;《赵氏孤儿》取材于《史记》等。剧本多名角个人编创,立意高、辞藻华丽、文艺深奥。所宣扬的观念也大多是传统的忠孝礼义。而海派京剧不仅保留了一定的传统剧目,还大量排新剧目。一类是传统故事新编,这类戏多有针砭时弊之意,如著名海派京剧演员潘月樵的《王莽篡汉》就是对当时袁世凯夺取革命成功的暗讽;又如小杨月楼与杜文林出演的《石头人招亲》,取材于《残唐五代史演义》,表达女主角崔金凤不顾传统封建婚姻礼教,追求自主恋爱、追求人性自由的新思想。另一类是编创时事戏,海派京剧关注时事,与时事紧密结合,一些取材当时的热门时事或者社会现状的剧目受到观众的欢迎,如反映鸦片毒害的《黑籍冤魂》?;褂幸恍┭菰背3=E删┚缬胄镒什准睹裰鞲锩鞍枷氲攘翟谝黄?,如革命剧《鄂州血》《潘烈士投?!返?,关注现实,具有革命色彩?;褂幸焕嗍歉谋辔鞣较?,如欧阳予倩出演过的《黑奴吁天录》《新茶花》等。三大类的新剧目让海派京剧焕然一新,并直接影响了京派京剧的改革创新。

(二)表演方式

京派京劇的受众讲究听戏,因而演员同样注重唱戏,海派京剧的受众注重感官刺激,演员不只要唱得好,更重要的是会做戏。传统的京派京剧讲究唱、念、做、打的结合。然而在具体演出上则有注重唱而不是做的倾向,观众看戏成为“听京戏”。海派京剧注重形体艺术的再塑造,增加舞蹈、杂技、武术、魔术等艺术,让演出的做戏成分突出。例如著名海派京剧演员盖叫天就曾在舞台上使用过真刀具,欧阳予倩也为了丰富表演,特意学习俄罗斯的衣带舞。另外,海派京剧的演员注重生活细节的观察,融入其表演,不受传统程式的京派京剧的束缚。欧阳予倩在演出《黛玉葬花》时,加入内心戏,突出表现黛玉细腻的内心变化,增加了现实感与真实感?!短Α分械姆窖栽擞?,不仅迎合了观众,更凸显了贴近生活的艺术特色。

(三)舞台美术

1919年8月24日《申报》⑦报道:“都门素不讲究布景。旧剧场之所谓新彩切末者,如《水帘洞》《金山寺》,仅以笨重之板窗绘成山石及水浪之纹,陈列台上,似不得谓之布景也?!蔽闹械摹岸济拧敝傅木褪潜本?,京派京剧承袭不讲究舞台布景的传统,即便是后来布景文化传入北京后,仍不注重。而此时的海派京剧,舞台布景丰富,各种机关布景层出不穷,道具丰富,夺人眼球。

传统京派京剧舞台道具多为“一桌二椅”,剧中一切靠演员的虚拟表演进行,具有“写意”的抽象化与虚拟化,对演员要求极高,需要演员将观众带入相应的虚拟情景当中。时间和空间上具有灵活性,但是视觉效果上显得简陋而缺少新意。再来看此时的上海,欧阳予倩在《自我演戏以来》中说道:“说到上海的舞台第一个大规模用布景的就是新舞台?!雹嘈挛杼ǔ醮伟训乒獠季霸擞玫轿杼ú季吧?,其他舞台纷纷效仿。海派京剧注重视觉效果,受写实的布景观念影响,布景让观众目不暇接?!缎虏杌ā芬浴罢嫔秸嫠蔽班逋贰苯行?《火烧红莲寺》中将真火、真水、真船搬上舞台?;夭季笆艿搅斯壑诘南舶?,但是后期也有刻意迎合观众,制造噱头从而过度运用机关布景的做法,得到相反的效果,没有很好地与舞台艺术相结合。

(四)行头服装

在传统的京派京剧中,演员所演的剧目几乎都是“古装戏”,复杂厚重的戏服使得演员很难自如表演,尤其是夏天,天气太热,演员大面积出汗容易对戏服造成损坏。因此,传统京剧班子有“夏歇”的惯例。而海派京剧在商业繁荣的大都市里,夏天不受戏服限制,演出剧目不受传统服饰限制,成为了他们改变戏服的重大理由。如描写清军与太平军战斗的《铁公鸡》就运用了清朝普通服饰。

传统京派京剧的服饰在样式、用料、染色上都有统一的标准,不能随意更改。样式上,多为宽袍阔袖、不显腰身的全封闭式“H”型。在改进的程度上远远慢于海派京剧服饰。海派京剧一些服装的下摆大开口,露腿。再如旦角的服饰也有一些变化,相对于传统的“H”型,更加突出表现了“S”型,剪裁上突出轮廓体现修身、修腰等。用料上,京派京剧的服饰由于考虑到所演人物的角色与性格,为达官贵族所呈现,例如在演帝王、后妃时常使用缎面材料,显得稳重、厚重。也常将一些高档材料用于装饰上,使之更加华美大气,突出了主角的地位与身份。染色上,传统京派京剧的服装很多具有象征性意味,不同的颜色象征不同的人物身份、性格与所处环境?;实鄞┗粕牧厶逑只适业纳矸?,高官穿官衣多为红色,体现人物性格稳重的特点。喜庆的场面多出现红色,葬礼多运用白色。海派京剧服装则会根据所演剧目和人物角色等进行设计,与舞台的布景相结合,为了控制好色彩,制作者会自己染料。海派京剧服装部分色彩的纯度比京派京剧服装的低,颜色搭配的花样却更多更强烈。

三、一花一世界,一地一生辉

周贻白在《中国戏曲发展史纲要》⑨中说:“实则京朝派和海派各有其独善的剧目和著名艺人,两者颇难轩轾,如同京朝派为近于保守,则海派实以京朝派为基础;如认为海派过于火野,则京剧实由此获得一些新的发展。尤其是京剧的推行,与其說是京津艺人的艺事精湛有以致之,不如说上海艺人发展能力较强,营谋之力较切,因而随处找到它的立足点……以新颖之剧目,精进之唱段,华丽之服装,鲜明之伴奏,而与当地剧种争长?!笨梢钥闯?,不论是京派京剧还是海派京剧,都有其各自特色与发展方式,对社会产生或深或浅的影响,共同繁荣了京剧艺术。

在反映社会生活方面,海派京剧相较于京派京剧所反映的面更广。京派京剧大多叙述的是传统的故事情节,即便是故事千变万化,所传达的美学思想始终是忠孝节义这些封建社会的核心价值观,与时事题材和现实生活有一定距离,反映的面有所限制,而海派京剧犹如反映社会思想的一面镜子,如时装戏与现代思想相结合的《铁公鸡》《瓜种兰因》《新茶花》等,表达的都是当时社会的思想内容;《宋教仁》《鄂州血》直接反映时事。由此可见,那时的海派京剧始终与社会发展同步。传统京派京剧所演义的忠孝节义,与当时的社会发展严重脱节,其认知作用、教化作用相当有限。

从传统的京派京剧到海派京剧,是中国的艺术审美形态从古典向现代的转型。传统的京派京剧是封建社会农耕经济的产物,而与工商经济发展,在多元文化与思想碰撞环境下产生的海派京剧,是“一虚一实”的古典美学与现代美学的对比。在古典美学形态下,鼓吹的是“虚”的善恶报应,脱离了现实性和真实性。舞台道具上“一桌二椅”的布置,让表演来填充故事情节所需的环境。而海派京剧“实”的表演内容,密切联系社会现实,通过表演来揭示社会的现实与黑暗,传递民众渴望民族独立、社会自由、个性解放的新思想。由此可见,京派京剧与海派京剧正是这样“一虚一实”的审美形态的分水岭。

在促进社会发展方面,无论是京派京剧还是海派京剧,都是京剧艺术的范围,对社会发展都有起到一定的作用?!敖乐肪?,如文明戏、艺术剧、说白剧、诗剧……五光十色,不一而足,诚大观也。然而今日之地位论之,则仍以旧剧为首席也。盖文明剧,为旧剧之变像,正所谓‘改头换面,故不足与诸剧相提并论。艺术剧重在‘做,说白剧重在‘念,诗剧重在‘唱,诸如此类,皆不出旧剧中之‘唱‘念‘做‘打之范围。是以无论其他如何澎湃汹涌,如何一泻千里,而旧剧声调,未尝一见低落也?!雹獯车木┡删┚缬幸欢浜蟮乃枷胗肽谌?,但古典精致的特点是不可替代的,铸就了京剧艺术殿堂的基本功,对民众所传递的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对社会的移风易俗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无论是对传统民族精神的弘扬,还是对京剧这门国粹艺术的弘扬,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而海派京剧,不仅对京派京剧进行了改革创新,更是为地方戏曲的改革提供了借鉴,以前的部分地方性剧种如黄梅戏、越剧、淮剧等,一些演员很多都学习过海派京剧,地方性剧种演员借鉴学习海派京剧获得了迅速发展。这样的戏曲交流对京剧艺术的繁荣发展也是大有裨益的。另外,海派京剧虽然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产物,但辛亥革命、五四新文化运动等对它有深深的影响,例如《新茶花》《潘烈士投?!返确捶饨ㄖ饕寰缒康某鱿?。它在接受新思想影响的同时,也通过戏曲的力量,宣扬了爱国思想。周信芳批判时事的《宋教仁遇害》、暗讽袁世凯篡位的《大汉奸篡位》、五四运动爆发后的《学拳打金刚》等都是最好的印证。再如新舞台成员潘月樵等人攻打江南制造总局,正是这样一批海派京剧演员积极投身社会革命,才有了大量影响群众的戏曲作品。这种爱国精神与艺术创新精神的结合也是十分值得我们学习的。

通过对京派京剧与海派京剧在生长环境、艺术形式、社会反馈上的比较研究,我们能发现,海派京剧是对传统京派京剧进行改革创新的产物,极大丰富了京剧艺术,对二者的研究不能笼统说谁好谁坏,二者各有其艺术价值,彼此共长。毋庸置疑,对京派京剧与海派京剧的比较研究,无论是从历史出发,还是从现实出发,都值得我们进一步探究、总结。

注释:

①鲁迅.“京派”与“海派”[N].申报·自由谈,1934-2-3.

②[美]霍塞.出卖的上海滩[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2.

③刘惠吾.上海近代史(上)[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5,322.上海商务总会编.华商行名薄册[Z].1909.

④[美]罗兹·墨菲.上?!ㄍ执泄脑砍譡M].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所编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

⑤中国戏曲杂志编篡委员会.中国戏曲志·上海卷[M].北京:中国ISBN中心,1996.

⑥《中国京剧史》(上)[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90,276.

⑦柳道.东篱轩杂缀[N].申报·自由谈,1919-8-24.

⑧欧阳予倩.自我演戏以来[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17,66.

⑨周贻白.中国戏曲发展史纲要[M].北京:艺术出版社,1952.

⑩梦觉生《江天小阁谭戏》,第2卷第7期,第116页。

参考文献:

[1]张翙.京剧“海派”学术史之反思[J].文艺研究,2017,(04):87-94.

[2]陈伟,王展.海派京剧与现代美学的转型[J].江西社会科学,2014,34(12):83-88.

[3]倪金艳.论新剧对海派京剧特点形成的影响—基于民国年间上海戏剧报刊的考查[J].戏剧(中央戏剧学院学报),2017,(06):37-46.

[4]黄在敏.海派京剧的文化定位与艺术精神[J].中国戏剧,1997,(06):12-14.

[5]李晶.“海派”京剧服装制作流程[J].大众文艺,2013,(05):162-163.

[6]范俏倩.京剧表演的美学特点浅析[J].戏剧之家,2017,(15):21+23.

[7]刘小雨.京剧的产生与发展及其在清代戏曲中的地位[J].黃河之声,2016,(13):114.

[8]方婧.试论“新旧戏剧论争”对传统戏曲的否定[J].戏剧之家,2016,(20):10-11.

[9]和清,董姗姗.清末民初海派京剧新剧目及其意义[J].江西社会科学,2014,34(10):148-152.

[10]唐雪莹.海派京剧—传统戏曲近代化转型的典范[J].四川戏剧,2013,(02):42-46.

[11]王如昆.京剧的形成与发展[A].中国演员(2008年第2期总第2期)[C].中国戏曲表演学会,2008(7).

[12]徐剑雄.浅论京派和海派[J].中国京剧,2006,(12):20-21.

[13]钱久元.试论海派京剧舞台布景[J].上海戏剧,2004,(Z2):59-62.

[14]李仲明.辛亥革命时期的“上海新舞台”[J].炎黄春秋,2002,(11):69-71.

[15]朱英.近代上海商业的兴盛与海派文化的形成及发展[J].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04):13-19.

[16]杨义.京派和海派的文化因缘及审美形态[J].海南师院学报,1996,(01):7-16+83.

[17]蔡世成.海派京剧的形成和发展[J].戏曲研究,1995,(02):14-28.

[18]朱建明.海派京剧表演艺术的观念更新[J].黄梅戏艺术,1991,(03):24-36.

[19]柴俊为.漫谈海派京剧的表演特色[J].中国戏剧,1989,(08):44-46.

作者简介:何加子(1996-),女,汉族,江西九江人,硕士,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艺术学理论专业,学生,研究方向:海派京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