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焕成二打“沙和尚”

2019-12-12 10:12:38 少林与太极 2019年2期

波斯波利斯vs吉达阿赫利 www.torhrd.com.cn

佟建峰

柴拳是常门武术里一种特殊的拳法,和六合拳、二郎拳等不一样,练起来很慢,走的是基本功,都是一个个小单式,练的时候我们都叫“蹬柴拳”。刘焕成每天来到师父家里,浇树,练柴拳,一练就是近一年的光景。

刘焕成一学又是七八年。这一天常先生准他出师,告诫他:练武术不只是打打杀杀,越练人要越文静才行。常先生把一本拳册子交给他,作为师徒一场的见证。

常门武术流传到现在已经680多年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历代练习者遵从师训,爱国爱家,修德传艺。他们有的随大军转战南北,有的四处开设镖局拳馆,有的在家种地务农,为传承武术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正是有了这些人,常门武术才连绵不绝,代代相传。今天,我们讲的是一个“刘焕成二打沙和尚”的故事。

刘焕成(约1861年—?),河北省定州市大辛庄村人,家有祖产,生活小康。他从小喜欢拳脚武艺,父母就聘请师傅教他练少林拳。长大以后他也不愿意种地,最爱闯荡江湖。

在20岁这年,他来到了内蒙古包头。当时包头还是一个小镇,却是西北很重要的毛皮集散地和热闹的水旱码头。这里有个皮货行,掌柜是河北省蠡县人,叫申致和,是个热心肠,为人急公好义,地面上的事情都爱管一管。申掌柜年轻时练过两天武艺,后来忙买卖就丢了,不过还是喜欢交武林朋友。刘焕成来到包头后两眼一抹黑,听说申掌柜是直隶保定府老乡,就上门求助。申掌柜瞅小伙子挺精神,再看拳脚功夫也不赖,就聘请他教孩子练武术,晚上再帮着看家。就这样,刘焕成在申掌柜家住了下来。

过了半年就到了庙会。庙会上做买卖的、卖吃食的、唱戏的、变戏法的应有尽有,这刘焕成就动了心思,求申掌柜向管庙会的租了块地儿表演武术卖艺挣钱。申掌柜又请了几个吹鼓手给壮门面。刘焕成长得一表人才,武艺也高强,结果连着好几天场子都是挤得满满的,钱挣了不少。这样一来,惹恼了一个人。是谁呢?他就是当地的一个恶霸,人称“沙和尚”。

“沙和尚”不是出家人,而是一个人的外号,他的来历有些神秘?;八导改昵罢饫镉懈龀穸凶?,老掌柜家大业大,就是没有儿子,老伴早就不在了,身边只有一个满脸长麻子的姑娘。姑娘的婚姻成了老掌柜的烦心事儿。后来从关内来了个年轻人,他不嫌弃麻子姑娘,当了上门女婿??墒敲还侥?,身子骨结实的老掌柜和麻子姑娘莫名其妙地都去世了,家产全落在了这个女婿身上。据他说自己姓沙,又是个光头,人们平时喊他“沙大爷”,背后就管他叫“沙和尚”。

这个沙和尚开着绸缎庄,又放高利贷、开当铺,什么挣钱干什么。他还有一身好武艺,也开了个武馆。他很特别,来学武术的不收学费还管饭,就是得跟着他出去要账,说白了就是养了一帮打手。这个人很会来事儿,方方面面都打点到了,不管是官府还是地方上乡绅也没人找他麻烦。他仗着有钱有势欺男霸女,名声很坏。一到年底,他也开场表演武术,大部分都是生意场上的朋友来捧场,场面也挺红火。

这天听说有个关内的小伙子在练武卖艺,他觉得没有通过自己就搭场子,自己落了面子。他坐不住了,领着一群人过来找茬儿,非要比画比画。刘焕成不想比,怕伤了人没法交代。申掌柜也帮着劝,都是武行人,留一线好见面。沙和尚不依不饶,说不比就趁早滚出去。刘焕成年轻气盛,哪肯受这个激,当下就跟沙和尚动了手。俩人练的都是少林门功夫,那真是大开大合,针尖对麦芒。刘换成年轻力壮,沙和尚沉迷酒色,没一会儿就顶不住了。这家伙心眼儿灵,连说:“拳脚分不出输赢,比试下兵器吧!”

手下人给他递过来一对虎头勾。这种武器很少见,前有钩,后有尖,四面带刃,除护手之外都可使用,有钩、拉、锁、带、掏、拿、捉、提等用法。沙和尚用起这对勾来,局面一下子就翻了个儿,这对双勾一个劲儿朝刘换成的要害处招呼,刘焕成用的大棍反而没了威力。这哪里是什么切磋武功,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杀人。

话说俩人打了二十来个回合,沙和尚一勾就朝刘焕成的脑袋削去;刘焕成一个缩颈藏头,虎头勾贴着头皮过去,一下子就削下来一绺头发。趁刘焕成不注意,沙和尚一个窝心脚就把他踢出去了一丈开外,刘焕成当时就大口吐血。沙和尚不依不饶,放出话来,叫刘焕成赶快滚出包头,不许在这里停留。刘焕成被申掌柜让人抬回家里,养了五六天才下炕。

刘焕成也是心高气傲的主儿,不顾申掌柜的一再劝阻,背着包袱就回了河北定州老家,到处访问有名的拳师要再学武艺报仇。当时定州、望都、安国一代练武术的很多,刘焕成访了很多家都不满意。最后听说望都县东新村常洛化、常洛海兄弟练的家传功夫很厉害,一杆大枪神出鬼没,两兄弟年轻时还得到过朝廷的赏赐,刘焕成就动了心思,买了四色礼物,请熟人领着来到东新村要学功夫。

当时常家由常玖(号洛海)先生当家。常先生聽刘焕成说学武艺是要报仇雪恨,当时就拉下脸,对刘焕成说:我们练武术是强身健体,往大了说是上报国家,往小里说是不让贼寇祸害乡亲,你要打算报仇还是奔别家吧。不管刘焕成怎么央求,常先生就是不答应。刘焕成过了半月又来,常先生还是那话:学武术练身体可以,要是杀人报仇绝对不行。

一晃就过了俩月,刘焕成也想明白了,决心跟常家学武术。为了表示诚心,刘焕成大清早就起来,从家里一步一磕头,一直磕到了望都县东新村。刘焕成向常玖先生表示,一定好好学武,绝对不仗武艺欺负人,要不然就天打雷劈。常先生很感动,就收了刘焕成当徒弟。

常先生的教法很特别。常先生让他从井里用辘轳打水浇树,从自家门前往西一颗不落浇过去,一浇就是一个时辰,天天如此。浇完树后,刘焕成就练柴拳。柴拳是常门武术里一种特殊的拳法,和六合拳、二郎拳等不一样,练起来很慢,走的是基本功,都是一个个小单式,练的时候我们都叫“蹬柴拳”。刘焕成每天来到师父家里,浇树,练柴拳,一练就是近一年的光景。

到了年根底下,常先生把刘焕成叫到身边,对他说:“知道为什么让你天天浇树、蹬柴拳不?”刘焕成连说不知道。

常先生道:“这是在磨你的性子哩。你要是坚持不下去,也就跟我们常家没缘分了。这一看,你确实是个好材料,心思也安稳了。我家有长拳七十二、短打三十六、单刀花枪六合棍,说吧,你想学什么?”

刘焕成这才明白这一年是师父在考察他呢。他对师父说:“我平生最爱棍法,请师父成全?!?/p>

常先生一听很高兴:“我家有六合棍、夜叉棍,六合棍是传给弟子们的,夜叉棍是传给掌门户的。就传你六合棍吧?!?/p>

过去教武术和现在不一样。现在向学员传授六合棍法是每次按套路依次教几个式子,等熟练了再教下面几个,一套棍一个月也就学完了。当年常先生教他可不是这样的,光一个单式就得学半个月,练得滚瓜烂熟了才学下一个,而且连用法都学成了,可以说学一式就会用一式。

刘焕成学了一年多,终于把六合棍学完了,一条大棍用得是神出鬼没。常先生和常大先生(洛化)又带着他到处走访武林朋友。当时常先生的弟子门人朋友遍布北直隶(河北?。?,提起唐河沿上常家门,哪路好汉都得给几分面子。

老话说得好,“投师不如访友,访友不如交手”,刘焕成的功夫境界又上了一个层次,武术圈都知道常家门又出了一个使大棍的新秀。

有一回来人上门切磋武艺,常先生的几个徒弟都落了下风,这时候刘焕成来了,用大棍赢了对方,给常先生挣足了面子。两位常先生一合计,对刘焕成说道:“你给咱们争了光,咱不能亏了你,明天开始传你夜叉棍。往后门户里有什么马高蹬短的还得靠你伸手相帮?!?/p>

“夜叉棍”名为棍法,实际上融合了常门武术的精华,无论从躲闪、防守、进攻,每一式棍法都有各个拳法的痕迹,学棍法的同时也就学了拳法,如果掌握了夜叉棍法,常家门的功夫也就算是通晓得七七八八了。这也是历代祖师只把这套棍传给掌门第子的原因。(整理者按:夜叉棍法现在已经由常门武术第二十代掌门人苏才子老师打破常规,整理出文字及影像资料,公开传授。)

刘焕成一学又是七八年。这一天常先生准他出师,告诫他:练武术不只是打打杀杀,越练人要越文静才行。常先生把一本拳册子交给他,作为师徒一场的见证。

刘焕成别了常先生,长途跋涉回到包头。几年不见,这沙和尚的势力更大了??墒怯幸唤?,他虽然娶了好几房老婆,但就是没孩子,老百姓都说这是遭了报应。

刘焕成找到了申掌柜,一问才知道他借了沙和尚的高利贷还不上,正发愁呢。刘焕成打算给他出头,就找到沙和尚,问能不能宽限几天。沙和尚一看是刘焕成,当即表示:只要跟他打一场,生死不论。赢了他的虎头勾,高利贷连本带利一笔勾销;要是输了,就要摆酒席磕头赔罪。

刘焕成和申掌柜一合计,就应了下来。这回动静很大,又是请官面乡绅写生死文书,又是收拾场地。比试这天,四周围满了人,连墙头上都挤得满满的。

俩人算是熟人,一照面就斗在一起。那沙和尚的虎头勾一勾紧似一勾,每式都不离刘焕成的脑袋。这刘焕成也是今非昔比,功夫和以前大不一样。只见他见招拆招,丝毫不乱,可就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儿,下不去死手,好几次都可以打翻沙和尚,可惜错过了机会。

这一斗起来就是半天,周围老百姓都看傻了眼。沙和尚凶性大发,恨不得一下就把刘焕成勾死。刘焕成退一步,不料脚下一滑,摔到地上。沙和尚更不怠慢,一勾就劈了下去。周围老百姓都吓得闭上眼睛。就听“当”的一声,虎头勾把一块砖劈成两半。原来刘焕成早就躲开了,等沙和尚再挥勾,刘焕成上步用大棍一拨勾头,反手挑把奔沙和尚的下裆,沙和尚格挡,刘焕成顺势上挑,就看虎头勾借劲儿直接就奔沙和尚自己的面门削去。沙和尚也是老打家,经验丰富,一看躲不过去,就把虎头勾转了半圈,“嘭”的一声,虎头勾平着就拍在他自己的面门上,当时鼻子上额头上就起了一条粗粗的紅印。这便是夜叉棍法里有名的“哑巴杆”。沙和尚当时就摔在地上,刘焕成上步用大棍顶住他的咽喉,周围的老百姓一片叫好声。

刘焕成后来在包头开了买卖,也教人常家花拳(常门武术的旧称),在包头扎了根,后来又发展到东北一带,逢年过节就带着礼物去看望两位常先生和师兄弟们。

后来社会动荡不安,俄国人在东北跟咱们国家打仗,刘焕成给师父捎信来说要打俄国人去??剂侥炅趸莱苫雇腥松佣魃有哦乩?,说在军队里当了个什么官儿,后来也就没了消息。过了几十年,听说马占山的队伍里有练花拳的,笔者恩师苏奉春先生估计可能是刘焕成传下来的一枝,曾经托朋友访问过,但也没有什么消息。

刘焕成是笔者的师伯,一直在内蒙古、东北一带发展,他的故事在我们望都县、定州一带广为流传,永远铭刻在常门武术的发展历史上,他的不屈不挠、爱国爱家的精神也鼓舞着一代代常门第子。

(本文根据常门武术第二十代传人苏才子先生讲述整理。)

(编辑/刘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