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媒:德國統一近30年,融合問題仍難解

2019-11-08 14:11:00 參考消息網

波斯波利斯vs吉达阿赫利 www.torhrd.com.cn

參考消息網11月8日報道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網站11月2日發表題為《德國人仍未就統一的含義達成一致》的文章稱,由于東西德民眾心靈隔閡難消,彼此間身份認同?;徽屠?,在德國即將迎來柏林墻倒塌30周年之際,兩德統一方式再成爭議焦點,德國人對統一有不同的看法。

兩德統一方式再成爭議焦點

文章稱,在德國即將迎來柏林墻倒塌30周年之際,報紙和雜志上充斥著對統一的重新評估。德國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如此激烈地就統一問題進行辯論。

許多觀察家說,這種爭論的聲音從三四年前開始越來越大。因此,最顯而易見的解釋是2015年至2016年移民?;鋇那榭?。薩克森自由州是德國統一時成立的五個東部州之一,該州一體化部長彼得拉·克平說,當她試圖向選民解釋該州為什么幫助難民時,一些人回應說:“先讓我們融入德國!”

不過,德國政府東部問題特別委員克里斯蒂安·希爾特說,難民?;皇歉畈憒巫淶牡薊鶿?。柏林洪堡大學的斯特芬·毛說:“多年前的舊傷一度被掩蓋,因為人們全神貫注地在新社會尋找自己的位置。也許你需要25年才能意識到這一點?!?/p>

文章稱,今天有些人認為,也許德國托管局的行動可以更和緩一些?;蛐磽騁緩蟮墓矣Ω彌貧ㄒ徊啃孿芊?,而不是簡單地將西德的憲法照搬到東德。西德人本可以看到東德人生活中更開明的方面,比如免費提供兒童保育和鼓勵婦女外出工作。

東西德民眾心靈隔閡難消

文章稱,這種觀點迎合了很多東部德國人的內心感受,即他們一直在努力奪回對自己命運的控制權。東部人也沒有占據國家權力中樞。默克爾最近開始公開反思德國統一留下的復雜遺產。她在10月3日說:“我們都必須……學會理解為什么對東部各州的許多人來說,德國統一不完全是一種積極的經歷?!?/p>

文章認為,阻礙這種理解的一個原因是德國人對統一有不同的看法。半數西部人認為東部是成功的。三分之二的東部人持不同意見。在某些地方,西部人仍然對東部人抱有刻板印象,認為“不停抱怨的東德人”對統一后獲得的慷慨贈予不知感激。

西部與東部的趨近最終陷入停頓。如今,在德國估值最高的500家公司中,只有7%的公司總部設在東部。這使得市政當局無法獲得足夠的稅收收入,加劇了東西部之間生產率的差距。20年來,這一差距一直保持在20%左右。

身份認同?;徽屠?/p>

文章稱,德國東部的變化產生了社會、文化和政治影響,這些影響現在正顯現出來。

薩克森自由州議會綠黨議員弗蘭齊絲卡·舒伯特說:“身份認同是了解東德的關鍵?!痹諛搶?,多達47%的人說,他們認為自己首先是東德人,然后才是德國人,這個比例遠遠高于統一時的比例。

文章認為,德國選擇黨利用了德國東部這種特殊主義的力量。在“東部站起來!”這樣的口號下,該黨在東部各州選舉中的得票率超過20%。在圖林根州、勃蘭登堡州和薩克森自由州最近的選舉中,60歲以上選民對老牌政黨的支持,才確保了德國選擇黨沒有成為第一大黨。在薩克森自由州和圖林根州,德國選擇黨是30歲以下人群中最受歡迎的政黨。

但是,東部身份認同的來源并非只有極端主義。東部地區的許多年輕人僅僅因為在西部被忽視或鄙視就產生了“東部的”身份認同。這種身份認同也并非一定是消極的。前勃蘭登堡州州長、現在正領導紀念統一30周年委員會的馬蒂亞斯·普拉策克希望,在各種成功故事的基礎上,東部能夠萌生一種健康的自信,把新的重點放在橫跨東西兩地的諸多問題上。

【延伸閱讀】西媒:柏林墻倒塌30年后鴻溝猶在 德國仍未實現“真正統一”

參考消息網11月4日報道 西媒稱,盡管柏林墻已經倒塌30年,但德國東西部之間深層次的差距依然存在,德國并沒有完成“真正的統一”。

據《西班牙日報》10月31日報道,貝恩特·弗羅莫爾德是一名退休工人。在柏林墻倒塌前,他一直生活在高墻的東側。1989年11月9日,弗羅莫爾德和妻女在家中聽到消息:新政府宣布任何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公民都可以跨越柏林墻前往西德。報道稱,消息一出,成千上萬人涌向柏林墻。很快他們前往西德的申請就得到了批準,而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頭。一個搖搖欲墜的國家永遠地留在了一家人身后。

報道指出,兩德在1990年合并之前,東德爆發大規模工廠倒閉潮。包括弗羅莫爾德在內的頭一批率先抵達西德的東德居民很快在西德找到了工作,并找到了安身之所。然而,后續抵達的人就沒有他們這么幸運了。

報道稱,30年如彈指之間。德國東部州和西部州今天依然存在較大差異,當年那道冰冷的屏障仿佛依然存在。統一過程依然沒有完成。不管窗外發生何等大事,民眾最關心的還是每日的柴米油鹽。

阿倫斯巴赫研究所一項最新研究顯示,如今依然有42%的原東德居民認為自己是二等公民。在10月27日剛剛舉行選舉的圖林根州,這一比例飆升至70%。選舉結果表明,左翼的后共產主義者獲得31%的選票,極右翼的德國選擇黨的支持率達到23.4%,分別在得票榜上名列第一和第二。

報道稱,圖林根州的情況表明,東西部之間深層次的差距依然存在。兩德統一之后的30年,這種差距似乎從未改善,反而日益加深。極右翼勢力乘虛而入,在幾乎所有東部州的得票率都超過了20%。

弗羅莫爾德認為,是東部州的民怨造就了極右政黨。他在東部州依然有很多相熟的舊友,當年他們選擇留在了東部地區,而今他們當中很多人都把選票投給了選擇黨。他認為,政黨并不能代表民眾的意愿。很多人都認為自己手中的選票毫無價值,所以干脆用這張“廢紙”來表達自己憤慨之情。

最新數據顯示,東部州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比西部州低30%。養老金和薪金水平也較低,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東部居民的受教育程度較低。這種現狀導致東部各州的財政收入降低,迫使聯邦政府不得不繼續在東西部之間進行預算再分配。

上述數據來自德國經濟研究所的一項最新研究報告。該研究警告稱,如果這種趨勢在未來幾十年中持續下去,那么東西部在經濟增長和金融發展方面的差距將會越來越大。此外,成千上萬的東部青年人涌向西部或走出國門謀生,這就進一步加劇了前東德地區嚴重的人口?;?。根據官方統計,在1991年至2012年之間,超過100萬人離開東部去了西部。

報道指出,即便如此,很多前東德居民依然對未來心存一線希望。哪怕是再等上30年,他們也希望能迎來德國實現真正統一的那一天。

(2019-11-04 14:28:42)

【延伸閱讀】柏林墻倒塌三十年后 西方又豎起“硬邊界”……

參考消息網11月1日報道 《日本時報》網站10月27日發表題為《柏林墻倒塌三十年后,世界各地重又豎起硬邊界》的文章,作者為亞辛·勒福雷斯蒂爾。文章稱,30年過去了,舊的世界秩序似乎陷入混亂,許多民粹主義領導人拒絕全球共同體的概念,出于多方面的原因,邊境墻重新開始流行。

文章稱,1989年柏林墻倒塌時,成千上萬德國人在滿是涂鴉的殘垣斷壁上歡快地起舞。在一些人看來,這堵墻的倒塌預示著全球化的世界迎來“歷史的終結”。30年后,用磚頭、混凝土和帶刺鐵絲網筑成的硬邊界重又出現,成為新的嚴峻政治現實的象征。

文章指出,美國總統特朗普想在美墨邊境筑起一道墻,東歐國家用隔離圍欄將移民拒之門外,混凝土邊界把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分隔開來,英國脫歐意味著抵制開放邊界的歐盟。在今年6月召開的二十國集團峰會上,俄羅斯總統普京說,現代自由主義已經“過時”。

位于加拿大蒙特利爾的魁北克大學的邊境墻問題專家伊麗莎白·瓦萊說:“要是結束冷戰的人們觀察到如今正在發生的事情,他們會發現我們已經徹底改變了模式?!?/p>

文章稱,柏林墻過去所在的160公里長的區域如今成了綠化帶,受到慢跑和騎行愛好者的歡迎,不過在其他地方,新的邊界已經出現。

瓦萊說,目前“全世界存在的字面意義上的邊境墻長達4萬公里,相當于地球的周長”。她說,最近20年來,這個數字急劇上升。這是世界范圍內存在的71道邊境墻,也就是固定在地面上的阻礙通行的構造的總長度。歐洲和美國出現了新的硬邊界,大多是為了阻止移民流入。

智庫跨國研究所最近就邊界問題與其他機構共同發布了報告,該研究所的尼克·巴克斯頓說,“如今我們又回到了政客筑起高墻來制造恐懼和分裂的時代?!?/p>

文章指出,1989年,美國政治思想家弗朗西斯·福山作出了關于“歷史的終結”的著名推斷。30年過去了,舊的世界秩序似乎陷入混亂,許多民粹主義領導人拒絕全球共同體的概念,出于多方面的原因,邊境墻重新開始流行。

文章稱,如今,在全球化的推動下,勞動力、商品與服務、思想、資本和技術在世界范圍內迅速交流,這讓許多渴望重新凸顯國家主權的人感到不安。

巴克斯頓認為,極右翼政客迎合了“我們可能會感到害怕的那一面,特別是在我們已經因為經濟、社會或其他原因產生不安全感的情況下”。他說:“鑒于許多邊境安全企業也在不斷游說政府為越來越嚴苛的邊境巡邏技術投入資金,如此一來,出現了一個日益軍事化的壁壘森嚴的世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我們越是加強對我們所處的世界的防御,我們往往就會越發感到不安全。這就帶來了不安全感和恐懼的惡性循環?!?/p>

(2019-11-01 17:38:00)

【延伸閱讀】德媒:柏林墻倒塌近30年后 藝術家重回故地作畫

參考消息網8月5日報道 德媒稱,在柏林墻倒塌近30年后,曾翻新東柏林和西柏林昔日分界線的街頭藝術家又重回來創作。

據德新社8月3日報道,來自德國南部城市斯圖加特的基迪·西特尼和來自法國的蒂埃里·努瓦爾,8月2日開始在德國首都市中心的兩段受?;さ那教逕戲亂帳跗?。

資料圖:在德國首都柏林的勃蘭登堡門前,一名行人經過名為《消失的柏林墻》的藝術作品。(新華社)

據報道,這兩位街頭藝術家早在1984年就開始在柏林墻西側的墻體上作畫。

西特尼說,當時來自東德的邊防警察不時過來阻止他們,因為這片隔離墻嚴格來說是東德領土的一部分。

柏林畫廊流行文化工作室還在名為“街頭藝術恐龍——柏林墻倒塌30年”的展覽中展出了西特尼和努瓦爾的新藝術作品。

(2019-08-05 11:33:16)

【延伸閱讀】美專家:歐洲緣何變成“世界病夫”

參考消息網11月5日報道 沙特《阿拉伯新聞》日報網站10月25日發表題為《歐洲成為世界病夫》的文章,作者為美國約翰·赫爾斯曼企業咨詢公司總裁約翰·赫爾斯曼。文章稱,歐洲各國均面臨由經濟增長緩慢和人口老齡化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各國之間也存在各種分歧,歐洲正陷入衰敗。不愿意也沒有能力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更不用說著手設想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而這種態度正是歐洲緩慢衰落的根源所在。

文章介紹稱,政治風險分析評估的變化要么可能具有顯著的歷史意義(如戰爭和革命),要么可能是一些國家在年復一年的漫長興衰過程中發生的最緩慢的現象。就像發生在曾被稱為“歐洲病夫”的19世紀奧斯曼帝國身上的事情,緩慢衰落也許更難以識別,因為它會以一種無法察覺的速度發生,以至于需要世界級的政治風險分析家才能完全分辨。

目前,這種細微但決定性的變化正在歐洲發生。

陷入“末日衰敗”

文章稱,這一進程至今已經進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20年前,作者曾寫過一系列引起爭議的文章,預言歐洲處在絕對衰落中。這些文章遭到了嘲笑和蔑視,因為人們冷漠地指出,歐洲依然是一個富裕的、文化豐富的宜居之地。這樣一個天堂怎么可能陷入衰敗?但在一代人的時間之后,沒有人會嘲笑這一大膽的政治風險斷言。

為什么知識界的風氣會有這種變化?眼下,西班牙即將舉行五年內的第五次選舉。波蘭政府與歐盟陷入長期對立。意大利發現自己距離經濟蕭條僅一步之遙。隨著德國緩慢走向衰退,德國總理默克爾的統治進入尾聲。英國正在奪門而出。最后,法國總統馬克龍剛剛才在巴黎持續數月的騷亂中幸存。

文章稱,隨著防務開支下降至短缺——德國目前國防開支占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2%,作為一個整體的歐洲大陸在戰略和軍事上正變得無足輕重。2018年,在29個北約盟國中,僅有7個國家達到軍費開支占國內生產總值2%的最低目標,其中只有三個是大一些的聯盟成員國(美國、英國和波蘭)。而歐洲大陸其余的國家似乎認為自己可以永遠在歷史之外獨善其身。

過去20年,中國崛起取得大國地位,同時美國仍維持世界最重要經濟體的身份,而歐洲卻蹣跚走向衰落,無法跟上全球化的快速步伐。如果人們把GDP每年增長2%確定為發達工業化社會在現代保持健康發展所必須達到的指標,那么情況就變得清楚多了。2018年,美國經濟強勁增長2.9%,而德國和法國維持差強人意的1.5%增長,意大利慘淡增長0.9%。今天羅馬震驚地發現自己的經濟規?;共患八ネ酥?008年的水平。

文章稱,歐洲的人口問題尤其觸目驚心。日益惡化的老年撫養比——即社會中養老金領取者人數與勞動年齡人口規模之間的關系——不可能因為主觀愿望而消失。在歐洲無可爭議的經濟發動機德國,這些數字尤其令人擔憂。德國的老年撫養比在2018年為33%,預計到2030年將上升到極限的52%。在這段時間內,勞動人口下降600萬的同時,德國領取養老金的人數將飆升500萬。

精英“自甘墮落”

即將卸任歐盟委員會主席的讓-克洛德·容克曾經直言不諱地嘆息道,“我們都知道需要做些什么,我們只是不知道做了這些之后如何還能再度當選”。

文章認為,這種歐洲精英政策和政治的失敗,就是讓民粹主義之貓混入建制派鴿群中的原因所在。歐洲還發現自己陷入了難以處理的政治分歧:圍繞移民問題的東西分歧,以及圍繞無休止的歐元區?;哪媳狽制?。

在所有這些軍事、經濟和政治問題上,都有一個共同的進程在起作用:歐洲精英階層已經失敗,并且自己無法認識到這一點。問題在于自由主義精英甚至都不愿費心為了自衛而派人駐守城垣。

文章最后寫道,這就是古希臘人用“墮落”一詞所要表達的含義——不愿意也沒有能力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更不用說著手設想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而這種態度正是歐洲緩慢衰落的根源所在。

(2019-11-05 10:10:14)

【延伸閱讀】德媒:歐洲需在新形勢下重塑戰略定位

參考消息網7月19日報道 德國《焦點》周刊網站7月14日發表題為《歐洲如何在“中國優先”“美國優先”和“俄羅斯優先”之間被碾碎》的文章,作者為德國科隆大學國際政治和外交政策教授托馬斯·耶格爾。文章稱,在未來的國際秩序中,如果歐洲不想在東西方之間被碾碎,就必須確保其利益得到傾聽和尊重。

文章稱,面對國際動蕩,唐納德·特朗普給美國提供了一個明確答案——“美國優先”。他想在軍事和經濟領域擴大美國相對其他強國的優勢。他的信條是,美國越強大,就越不需要顧及別人。

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主要依靠俄羅斯軍方支持,但他的看法也沒什么不同?!岸礪匏褂畔取苯繁6礪匏乖詮飾;脅蝗鶯鍪?。在俄羅斯周邊不應該存在其他國家的影響力。其他大國也不應該對俄羅斯的利益漠不關心,俄羅斯應該能夠到處發表意見并被傾聽。

文章指出,“歐洲優先”或“歐盟優先”卻沒有占上風。歐洲人仍在考慮如何應對國際秩序的重組。

文章稱,在討論德國和歐盟應該如何定位這個問題時,波恩的國際法專家馬蒂亞斯·赫德根提出的觀點是,把權力和權利看作戰略行動的基礎和目標。

他提出了不同的理論觀點,并闡述了在他看來德國和歐盟面向未來所具有的優勢和劣勢。赫德根正確地指出,德國政府依然不愿意“承擔德國作為歐洲領導大國的更多責任”。他的另一個觀點也是正確的:承擔更多領導責任需要根據能保證安全和穩定的國際秩序的目標和條件對自己進行“戰略定位”。

文章認為,如果歐洲不想在東西方之間被碾碎,就必須確保其利益得到傾聽和尊重。馬蒂亞斯·赫德根沒有給現在應該具體做什么提供答案。但他的一個觀點是對的:不要沉湎于時代精神辯論的浪潮之中,而應該提出國際治理的基本問題。

(2019-07-19 10:30: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