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眾院給蓬佩奧發“傳票”

2019-09-29 12:09:08 環球時報 2019-09-29

波斯波利斯vs吉达阿赫利 www.torhrd.com.cn

●本報駐美國特派記者 張夢旭 ●任重 柳玉鵬

圍繞美國總統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通話門”事件正在美國持續發酵。即便民主黨議員發起彈劾總統動議,在共和黨控制的參院獲得通過的可能性也極小,但連日來的紛擾已足以令這位一貫自信的總統感到糟心和疲于應對。當地時間27日,美國眾院把開啟彈劾總統調查后的第一張“傳票”發給了國務卿蓬佩奧,而同樣被要求到國會做證的國務院烏克蘭問題特使沃爾克卻沒頂住壓力提交了辭呈,不僅如此,眾院議長佩洛西突然提出“俄羅斯可能參與了通話門”的假設,不失時機地在“通話門”的槍膛里又加裝了“通俄門”的彈藥——事件似乎正在朝著各種不利于特朗普的方向延展。相比之下,特朗普在推特上反復強調與澤連斯基的通話“無懈可擊”,并再次痛罵美國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是騙子、應該立即辭職等辯解則顯得有幾分蒼白。美國“政治”網站27日評論稱,佩洛西之所以迅速啟動彈劾調查,就是因為她意識到“通話門”可能將特朗普“推入焦躁和危險的境地”。

眾議院加班搞聽證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眾議院民主黨人正在收窄和加快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調查的重點是特朗普利用烏克蘭來打擊政治對手的競選活動。眾議院有可能在幾周內舉行聽證會,并可能在11月就是否彈劾特朗普進行投票。3個眾議院委員會(外交委員會、情報委員會和監督委員會)27日還向蓬佩奧發出傳票,要求其在一周內交出記錄特朗普與他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及烏克蘭政府之間互動記錄的文件。他們將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內向5名國務院官員取證。

在民主黨列出的5名國務院取證官員名單中,包括27日向蓬佩奧提出辭職的美國國務院烏克蘭問題特使沃爾克。美國CNBC網站27日稱,沃爾克辭職的背景是,民主黨人試圖從沃爾克那里獲得有關特朗普與澤連斯基通話的情況,特別是涉及特朗普拿軍援施壓后者調查拜登及其兒子亨特的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8日報道說,據信沃爾克在特朗普與澤連斯基7月25日通話后,與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見過面,為朱利安尼與烏克蘭官員之間舉行會晤提供便利,以獲取譴責拜登的信息與資料。俄聯邦委員會信息政策委員會主席普什科夫28日發推特稱,沃爾克是“名為《扼殺特朗普》的美國肥皂劇最新劇幕中的首個犧牲品”。

《紐約時報》認為,眾議院向蓬佩奧發出傳票意義深遠,傳票要求提供7月特朗普與澤連斯基通話的完整記錄,還要求提供與特朗普政府決定暫停向烏克蘭提供3.91億美元安全援助有關的記錄。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民主黨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涉及幾個委員會,但控制權還是在佩洛西以及情報委員會手中,該委員會的民主黨成員都是由佩洛西精心挑選的。接下來兩周,美國國會將進入休會期,但是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27日表示,情報委員會成員將在接下來兩周繼續工作,并最早于下周舉行聽證會。

希夫26日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說,舉報材料清楚而具體地證實了總統的不當行為。特朗普27日則發推特稱,希夫歪曲了他的講話,“因此,亞當·希夫向國會說謊,企圖欺騙美國公眾,”特朗普說,“基于他的欺詐,我呼吁他立即從國會辭職!”

俄羅斯又被扯進來

俄塔社28日報道稱,27日,佩洛西在接受美媒采訪時稱,俄羅斯可能參與了特朗普與澤連斯基之間的通話丑聞。但她沒有具體說明這些假設的依據。她稱,任何國家干涉另一國家的選舉,都是不可接受的。對此,俄外長拉夫羅夫27日在聯合國大會記者會上表示,有關俄羅斯參與這一丑聞的說法是一種“妄想狂”:“在美國幾乎每天每時都有對俄羅斯的新制裁或新的罪行指控出現”。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在臉書中也稱,正是佩洛西煽動起了美烏總統電話丑聞:“民主黨人的工作就是把美國變成笑柄嗎?這正是佩洛西女士對國會、白宮和其他國家機構所做的一切?!?/p>

而《華盛頓郵報》27日披露了一個更加驚人的消息,特朗普2017年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對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和俄駐美大使基斯里亞克說,他并不擔心莫斯科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因為美國在其他國家也這樣做,這令在場的白宮官員極為緊張,將當時的談話記錄歸入了一個只有很少人才能接觸的機密文檔。

白宮對特朗普與外國官員的通話記錄已經成為民主黨彈劾調查的核心部分。據CNN等媒體27日報道,白宮最近開始限制和防止特朗普的通話記錄外泄,比如特朗普與沙特王儲本·薩勒曼及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通話。

據俄新社28日報道,27日,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在回應美國政壇“通話門”時表示,克里姆林宮希望,俄美兩國關系不要像特朗普和澤連斯基談話被公開一樣,淪落到公開普京和特朗普之間談話內容的地步。

“無論如何,都要彈劾他”

當地時間27日,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在喬治敦大學發表演講時,稱特朗普是一個腐敗的商人,批評特朗普與烏克蘭的往來,“已將美國外交變成了廉價的敲詐勒索”。

特朗普27日至28日依然通過推特為自己鼓勁,除了批評希夫等民主黨人無所事事,也發布一些諸如自佩洛西啟動彈劾程序以來,共和黨已籌集了將近1500萬美元的小額捐款(包括5萬名新捐款人)這樣的好消息,展示自己對贏得2020年選舉的信心。

“無論如何,都要彈劾他?!泵攔摯慫剮攣?7日稱,即使最終不能讓特朗普下臺,也要對他進行彈劾。彈劾本是對總統不端行為的政治救贖,但如今已經變成反對黨對執政黨的懲罰。對特朗普的彈劾應該不至于導致他下臺,不管眾議院民主黨人的調查結果是什么。但彈劾過程本身是對特朗普的“制裁”,“是給那些準備投票給特朗普的選民必要信息,也是對試圖影響美國內政的外國政府的警告”。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28日稱,在“通話門”之前,特朗普真的希望民主黨來一次彈劾調查,因為他認為民主黨在他身上查不出什么來,彈劾調查反而會給他在政治上加分。而且彈劾總統需要參議院2/3議員同意,他覺得只要保證參議院共和黨支持他,自己就沒事。但是這種樂觀、甚至對彈劾冷漠的態度,隨著“通話門”的曝光而逐漸消失。危險的前景可能是特朗普及其幕僚沒碰到過的。佩洛西迅速啟動彈劾調查,反映出她意識到新的政治現實:烏克蘭“通話門”可能將特朗普推入焦躁和危險的境地,并考驗輿論和國會的耐心。很多幕僚和盟友擔心,特朗普可能氣急敗壞,沒有能力集中精力制定政策以及連任的一些關鍵安排,就和當初“通俄門”調查耗費他的注意力一樣。

歐亞集團總裁布雷默27日在《時代》周刊網站撰文稱,特朗普已進入其政治生涯中最危險的時刻。而美國也將面臨其治理模式在極化政治下如何有效運轉的最嚴峻考驗。最精彩的美國政治劇即將上演。對特朗普來說,“彈劾”一詞將伴隨其連任競選活動始終。彈劾陰云也使陷入政治危險處境的特朗普很難進行更深入的討價還價,和伊朗、朝鮮、阿富汗,以及歐洲,討價還價都會更難?!?/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