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众院给蓬佩奥发“传票”

2019-09-29 12:42:08 环球时报 2019-09-29

波斯波利斯vs吉达阿赫利 www.torhrd.com.cn

●本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梦旭 ●任重 柳玉鹏

围绕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门”事件正在美国持续发酵。即便民主党议员发起弹劾总统动议,在共和党控制的参院获得通过的可能性也极小,但连日来的纷扰已足以令这位一贯自信的总统感到糟心和疲于应对。当地时间27日,美国众院把开启弹劾总统调查后的第一张“传票”发给了国务卿蓬佩奥,而同样被要求到国会做证的国务院乌克兰问题特使沃尔克却没顶住压力提交了辞呈,不仅如此,众院议长佩洛西突然提出“俄罗斯可能参与了通话门”的假设,不失时机地在“通话门”的枪膛里又加装了“通俄门”的弹药——事件似乎正在朝着各种不利于特朗普的方向延展。相比之下,特朗普在推特上反复强调与泽连斯基的通话“无懈可击”,并再次痛骂美国众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是骗子、应该立即辞职等辩解则显得有几分苍白。美国“政治”网站27日评论称,佩洛西之所以迅速启动弹劾调查,就是因为她意识到“通话门”可能将特朗普“推入焦躁和危险的境地”。

众议院加班搞听证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众议院民主党人正在收窄和加快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调查的重点是特朗普利用乌克兰来打击政治对手的竞选活动。众议院有可能在几周内举行听证会,并可能在11月就是否弹劾特朗普进行投票。3个众议院委员会(外交委员会、情报委员会和监督委员会)27日还向蓬佩奥发出传票,要求其在一周内交出记录特朗普与他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及乌克兰政府之间互动记录的文件。他们将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内向5名国务院官员取证。

在民主党列出的5名国务院取证官员名单中,包括27日向蓬佩奥提出辞职的美国国务院乌克兰问题特使沃尔克。美国CNBC网站27日称,沃尔克辞职的背景是,民主党人试图从沃尔克那里获得有关特朗普与泽连斯基通话的情况,特别是涉及特朗普拿军援施压后者调查拜登及其儿子亨特的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8日报道说,据信沃尔克在特朗普与泽连斯基7月25日通话后,与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见过面,为朱利安尼与乌克兰官员之间举行会晤提供便利,以获取谴责拜登的信息与资料。俄联邦委员会信息政策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28日发推特称,沃尔克是“名为《扼杀特朗普》的美国肥皂剧最新剧幕中的首个牺牲品”。

《纽约时报》认为,众议院向蓬佩奥发出传票意义深远,传票要求提供7月特朗普与泽连斯基通话的完整记录,还要求提供与特朗普政府决定暂停向乌克兰提供3.91亿美元安全援助有关的记录。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民主党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涉及几个委员会,但控制权还是在佩洛西以及情报委员会手中,该委员会的民主党成员都是由佩洛西精心挑选的。接下来两周,美国国会将进入休会期,但是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27日表示,情报委员会成员将在接下来两周继续工作,并最早于下周举行听证会。

希夫26日在众议院听证会上说,举报材料清楚而具体地证实了总统的不当行为。特朗普27日则发推特称,希夫歪曲了他的讲话,“因此,亚当·希夫向国会说谎,企图欺骗美国公众,”特朗普说,“基于他的欺诈,我呼吁他立即从国会辞职!”

俄罗斯又被扯进来

俄塔社28日报道称,27日,佩洛西在接受美媒采访时称,俄罗斯可能参与了特朗普与泽连斯基之间的通话丑闻。但她没有具体说明这些假设的依据。她称,任何国家干涉另一国家的选举,都是不可接受的。对此,俄外长拉夫罗夫27日在联合国大会记者会上表示,有关俄罗斯参与这一丑闻的说法是一种“妄想狂”:“在美国几乎每天每时都有对俄罗斯的新制裁或新的罪行指控出现”。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脸书中也称,正是佩洛西煽动起了美乌总统电话丑闻:“民主党人的工作就是把美国变成笑柄吗?这正是佩洛西女士对国会、白宫和其他国家机构所做的一切?!?/p>

而《华盛顿邮报》27日披露了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特朗普2017年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对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俄驻美大使基斯里亚克说,他并不担心莫斯科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因为美国在其他国家也这样做,这令在场的白宫官员极为紧张,将当时的谈话记录归入了一个只有很少人才能接触的机密文档。

白宫对特朗普与外国官员的通话记录已经成为民主党弹劾调查的核心部分。据CNN等媒体27日报道,白宫最近开始限制和防止特朗普的通话记录外泄,比如特朗普与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及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通话。

据俄新社28日报道,27日,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回应美国政坛“通话门”时表示,克里姆林宫希望,俄美两国关系不要像特朗普和泽连斯基谈话被公开一样,沦落到公开普京和特朗普之间谈话内容的地步。

“无论如何,都要弹劾他”

当地时间27日,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在乔治敦大学发表演讲时,称特朗普是一个腐败的商人,批评特朗普与乌克兰的往来,“已将美国外交变成了廉价的敲诈勒索”。

特朗普27日至28日依然通过推特为自己鼓劲,除了批评希夫等民主党人无所事事,也发布一些诸如自佩洛西启动弹劾程序以来,共和党已筹集了将近1500万美元的小额捐款(包括5万名新捐款人)这样的好消息,展示自己对赢得2020年选举的信心。

“无论如何,都要弹劾他?!泵拦挚怂剐挛?7日称,即使最终不能让特朗普下台,也要对他进行弹劾。弹劾本是对总统不端行为的政治救赎,但如今已经变成反对党对执政党的惩罚。对特朗普的弹劾应该不至于导致他下台,不管众议院民主党人的调查结果是什么。但弹劾过程本身是对特朗普的“制裁”,“是给那些准备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必要信息,也是对试图影响美国内政的外国政府的警告”。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28日称,在“通话门”之前,特朗普真的希望民主党来一次弹劾调查,因为他认为民主党在他身上查不出什么来,弹劾调查反而会给他在政治上加分。而且弹劾总统需要参议院2/3议员同意,他觉得只要保证参议院共和党支持他,自己就没事。但是这种乐观、甚至对弹劾冷漠的态度,随着“通话门”的曝光而逐渐消失。危险的前景可能是特朗普及其幕僚没碰到过的。佩洛西迅速启动弹劾调查,反映出她意识到新的政治现实:乌克兰“通话门”可能将特朗普推入焦躁和危险的境地,并考验舆论和国会的耐心。很多幕僚和盟友担心,特朗普可能气急败坏,没有能力集中精力制定政策以及连任的一些关键安排,就和当初“通俄门”调查耗费他的注意力一样。

欧亚集团总裁布雷默27日在《时代》周刊网站撰文称,特朗普已进入其政治生涯中最危险的时刻。而美国也将面临其治理模式在极化政治下如何有效运转的最严峻考验。最精彩的美国政治剧即将上演。对特朗普来说,“弹劾”一词将伴随其连任竞选活动始终。弹劾阴云也使陷入政治危险处境的特朗普很难进行更深入的讨价还价,和伊朗、朝鲜、阿富汗,以及欧洲,讨价还价都会更难?!?/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