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藥結合治療頑固性面癱50例臨床觀察

2019-09-28 14:09:03 中國民族民間醫藥·上半月 2019年5期

波斯波利斯vs吉达阿赫利 www.torhrd.com.cn

吳余糧 謝少龍 孔令強

【摘要】目的:觀察針藥結合治療頑固性面癱的臨床療效。方法:選取98例性頑固性面癱者為研究對象,按數字表法隨機分組,對照組共48例(常規藥物治療)、觀察組共50例(針藥結合治療),觀察兩組療效、面神經功能、中醫癥狀評分治療前后變化。結果:入院時兩組TFGS、癥候積分比較(P>0.05),兩組治療后觀察組癥候積分低于對照組,TFGS高于對照組(P<0.05);觀察組有效率為94.0%,高于對照組的83.3%(P<0.05)。 結論:頑固性面癱者以針藥聯合治療,患者癥狀緩解、面神經功能改善較好。

【關鍵詞】面癱;針藥;頑固性

【中圖分類號】R255.2【文獻標志碼】 A【文章編號】1007-8517(2019)9-0121-02

面神經是人體易受損的神經,在皮質中央前回直至神經末梢之間的任何病變均可引發面癱,由于面癱病情復雜,部分患者早期未得到及時、有效治療,導致其治療3個月以上病情仍未改善,對于這類面癱者臨床稱為頑固性面癱[1]。頑固性面癱患者由于病程較長,臨床不僅存在不同程度咀嚼功能障礙,還可能影響患者外觀形象,給其生活質量、身心健康造成消極影響。中醫學對面癱研究歷史悠久,在臨床治療上具有獨特優勢。中醫認為人體經絡空虛,外邪侵入陽明、太陽經,會造成面部三陽經氣血運行不暢,致脈絡失養、肌肉縱緩不收,從而致病;中藥治療以祛風通絡、活血行氣為主[2]。但中藥治療時間較長,故有學者提出聯合治療來提高治療效果、促患者癥狀改善,電針通過針刺相關穴位,并以電流刺激,能提高組織興奮性,促受損神經修復。筆者采用針藥結合治療50例頑固性面癱患者,現報告如下。

1資料與方法

1.1一般資料選取2014年8月至2017年9月我院收治的98例性頑固性面癱者為研究對象,符合疾病臨床診斷標準[3],均為單側發病,經醫院倫理委員會批準,女性患者未有妊娠、哺乳情況,患者未合并先天血管畸形、周圍神經病變、嚴重肝腎功能不全,無言語、精神障礙,簽署知情同意書,無用藥禁忌癥、電針不耐受。按數字表法隨機分組;對照組共48例,病程3個月至5年,平均(1.5±0.4)年;患者年齡24~67歲,平均(45.8±3.6)歲;男28例,女20例;觀察組共50例,病程3個月至5年,平均(1.5±0.4)年;患者年齡24~67歲,平均(45.8±3.6);男30例、女20例。兩組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

1.2方法對照組:常規藥物治療,確診后根據患者情況行中藥治療,方劑組成:當歸、桃仁各15?g,紅花 、川芎 、僵蠶、全蝎、地龍各10?g。 隨證加減,脾胃虛弱者加白術、黨參各15?g;氣虛者加黃芪 30?g,黨參15?g;清水浸泡文火煎煮,取汁 300?mL;分為早、晚服用,每日1劑。30 d為 1 個療程,共治療2個療程,療程期間停藥3~5 d。觀察組:行藥針聯合治療,在上述用藥基礎上對患者給予電針治療,取仰臥位,在以溫毛巾熱敷患者面部后,取穴翳風、足三里、肩井透面癱穴(面癱穴:肩井后一寸再外一寸,經外奇穴)陽白透魚腰、迎香透地倉、攢竹透陽白、合谷、四白、球后、承漿透地倉、地倉透頰車等,每次治療取穴3~4個,以毫針(批號:160200規格:0.30×40?mm衡水鼎杰商貿有限公司)進針,根據病情虛實,以提插捻轉補瀉手法得氣后接脈沖電針治療儀(型號:KWD-808I武漢欣德昇醫療器械有限公司),使用斷續波,以患者有酸脹麻感痛感為宜,每日1次,每次30?min,每周7次,治療2個月。兩組均給予面部肌肉功能訓練,包括閉眼、噘嘴、聳鼻、皺眉、鼓腮等。

1.3觀察指標比較兩組臨床療效、面神經功能、中醫癥狀評分治療前后變化。面神經功能采用TFGS表[4]進行評分,分數越高表示面神經功能恢復越好;中醫癥狀積分[5]根據患者癥狀(口眼歪斜、身倦乏力、眼瞼縮小、面色淡白或晦暗)輕中重度計1、2、3分,分數越高患者癥狀越嚴重。

1.4療效評價參照有關文獻[6]擬定。顯效:談笑時無口眼歪斜或輕微,進食無或輕微影響,可正常露齒、鼓腮、張嘴,面部靜、動態時雙側對稱或有輕微聯帶運動;改善:額頭紋、鼻唇動作存在障礙溝,口輕度不對稱,但有改善,表情肌、輪匝肌明顯改善,動態時可觀察到半側面部痙攣、聯帶運動,唇溝、額頭紋不對稱;無效:面靜止時上額無運動、眼不能完全閉合、口角下垂、動態時面部不對稱,治療無效。總有效率=(顯效+改善)例數/總例數×100%。

1.5統計學分析采用SPSS 19.0軟件進行數據分析,其中計數、計量資料分別以例數和百分比(%)、(x±s)表示,采用χ2、t檢驗。P<0.05為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2結果

2.?1兩組面神經評分、中醫癥候積分比較入院時兩組TFGS、癥候積分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兩組治療后觀察組癥候積分低于對照組,TFGS高于對照組(P<0.05),見表1。

2.2兩組療效比較觀察組有效率為94.0%,高于對照組的83.3%(P<0.05)。見表2。

3討論

面癱者臨床表現以口角歪斜、吞咽障礙、鼻唇溝變淺等面部肌群運動障礙為主,發病突然,對患者外觀形象影響較大。現代醫學認為面癱多為急性面神經炎引起,若早期能得到有效治療,可恢復且無后遺癥,但對于神經變性嚴重者不僅神經再生過程緩慢,還易因再生纖維錯位造成頑固性面癱。

目前對于面癱尚無特異性治療,面癱在中醫學中可歸于“口眼、斜、歪嘴風、吊線風”等范疇,病因多為脈絡經氣阻滯、氣血痹阻,筋脈弛緩、肌肉縱緩不收所致,因此治療重點在于祛風通絡、通調氣血。本次對照組治療率為83.3%,表明中藥治療在改善患者癥狀方面具有一定積極性意義。筆者認為中藥方劑使用以輕為要,一是用藥量不易過多,二是藥味不宜過多,雖然有大方治大病之說,但藥味太多不僅會造成藥物之間作用復雜,難以判斷效果,還會增加患者治療費用負擔。故本次治療時依據“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理論,使用紅花、桃仁、川芎、紅花活血祛風、養血理氣。同時以僵蠶、全蝎、地龍來解毒通絡、活血散瘀,增強祛風通絡的效果,從而改善患者癥狀。加之本方劑隨癥加減對脾胃虛弱者使用白術、黨參來健脾益氣,對氣虛者以黃芪、黨參補氣扶正,諸藥合用共奏通經活絡、活血益氣、扶正祛邪的作用。本次觀察組總有效率高于對照組,表明針藥結合治療能有效促患者癥狀改善、康復。分析原因頑固性面癱者因疾病遷延不愈,面部經脈肌肉長期血液循環不佳、無法自主運動,肌肉僵硬、攣縮導致臨床治療難度較大,藥物治療不僅效果有限,且用時較長,故臨床效果不理想。而電針治療通過針刺面部穴位直接刺激面部神經,不僅能使面部神經所支配的肌肉興奮,促面部血液循環、改善營養代謝,還能緩解組織壓迫神經情況,使患者神經、肌肉功能恢復[7]。治療后觀察組癥候積分低于對照組,TFGS高于對照組,表明聯合治療能促患者面神經功能改善、癥狀緩解。

參考文獻

[1]嚴鳳花,姚旭紅,嚴興科,等. 何天有教授針藥結合治療頑固性面癱經驗[J]. 中國針灸,2015,35(2):169-172.

[2]張瑜,鄒偉,于學平,等. 淺談針藥結合治療頑固性面癱的臨床體會[J]. 針灸臨床雜志,2013,29(5):25-27.

[3]吳江,賈建平,崔麗英.神經病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5:158-163.

[4] 趙軍. 針灸聯合常規治療頑固性面癱隨機平行對照研究[J]. 實用中醫內科雜志,2016,30(2):91-92.

[5] 鄭筱萸.中藥新藥臨床研究指導原則[S].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04:296-298.

[6] 王麗娜,王亞麗. 點刺放血配合中藥結合針灸治療氣虛血瘀型頑固性面癱療效觀察[J]. 現代中西醫結合雜志,2018,27(9):938-941.

[7]胡立丹,吳林. 針灸穴位注射結合中藥熏蒸治療頑固性面癱觀察[J]. 中華中醫藥學刊,2018,36(12):3032-3035.

[8]盛佑祥,楊萬章,陶紅星,等. 電針配合鼠神經生長因子肌注治療頑固性面癱38例[J]. 陜西中醫,2015,36(5):607-609.

[9]趙美艷,王丕敏.頑固性面癱的認識及針灸治療概況[J]. 中醫藥臨床雜志,2018,30(9):1757-17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