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刺聯合黃芪防己湯治療糖尿病前期34例臨床觀察

2019-09-28 14:09:03 中國民族民間醫藥·上半月 2019年5期

波斯波利斯vs吉达阿赫利 www.torhrd.com.cn

鄒聲建 左桂君 歐陽奕昕

【摘要】目的:觀察針刺聯合黃芪防己湯對糖尿病前期慢性低度炎性反應的影響。方法:選取收治的68例糖尿病前期患者按隨機數字法分成對照組與實驗組各34例。對照組給予患者生活干預、運動指導以及健康宣教等,實驗組給予患者針刺聯合黃芪防己湯治療,比較兩組治療前后糖化血紅蛋白(hemoglobin Alc,HbAlc)與空腹血糖(fasting blood glucose,FPG)變化,并觀察兩組低度炎性指標白細胞介素(IL-6)、超敏C反應蛋白(hs-CRP)及腫瘤壞死因子(TNF-α)水平變化。結果:兩組HbAlc、FPG、IL-6、hs-CRP、TNF-α指標水平均下降且實驗組下降較對照組更為明顯,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結論:針刺聯合黃芪防己湯可明顯調節糖尿病前期患者血糖水平并降低其炎性反應,值得臨床推廣應用。

【關鍵詞】糖尿病前期;針刺;黃芪防己湯;白細胞介素-6;腫瘤壞死因子

【中圖分類號】R587.1【文獻標志碼】 A【文章編號】1007-8517(2019)9-0113-02

糖尿病前期在臨床又被稱為糖代謝受損,是介于正常血糖與糖尿病之間的一種狀態,臨床若能給予及時干預治療,就能夠促使其恢復正常[1-2]。目前中醫理論認為,糖尿病前期應該屬于脾虛致消的一種狀態,也是主要病機,因此通過針刺從脾胃入手,是當前治療糖尿病的一個思路,同時結合有效的中藥進行調節,可促使患者快速恢復[3-4]。在本次研究中,筆者選用針刺聯合黃芪防己湯治療糖尿病前期病變,觀察對該病患者低度炎性反應的影響,旨在為臨床提供參考。

1資料與方法

1.1一般資料選取2017年10月至2018年10月于本院體檢篩查確診為糖尿病前期患者共68例,納入標準:①符合糖尿病前期的診斷標準[5];②治療前未曾服用過降脂降糖類藥物;③對本次研究內容知情,簽署同意書。排除標準:①急慢性感染者;②妊娠期與哺乳期患者:③嚴重心腦血管疾病。隨機將68例患者分為對照組與實驗組,每組34例。對照組男21例,女13例;年齡為49~61歲,平均(54.12±1.34)歲;病程為7~12個月,平均(8.83±1.04)個月。實驗組男20例,女14例;年齡為46~62歲,平均(53.54±1.61)歲;病程為7~13個月,平均(9.25±0.83)個月。兩組患者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

1.2方法對照組給予常規飲食指導,叮囑患者以低鹽、低糖清淡易消化食物為主,養成良好的飲食習慣,可以少食多餐,注意營養的均衡性,提高自身的免疫力,積極向患者講解糖尿病的相關知識,采取宣傳片方式、發放宣傳手冊、網絡公眾賬號等進行宣教,給予患者提供科學合理的運動指導方案,適當的運動能夠改善患者的免疫功能,可以學習太極拳、八段錦等柔和的運動方式進行鍛煉。實驗組在對照組基礎上給予患者針刺聯合黃芪防己湯治療,針刺方法:使用毫針(北京大名華龍有限公司生產,批號:20120051,規格:0.25?mm×25?mm),主要穴位:足三里、中脘、三陰交、內庭以及太白,對于大便秘結可增加天樞、曲池以及合谷穴,若肝氣郁結可增加外關穴、太沖穴,具體操作:針刺脾俞,再刺余穴;對于足三里、中脘以及內庭可采取瀉法,先提插后重提;進針6次后轉為捻轉瀉法,拇指朝后而食指向前捻轉;進針6次后取太白、脾俞以及三陰交給予補法,先提插后輕提;進針6此后轉為捻轉補法,拇指向前而食指朝后;在進針6此后,其余穴位給予平補平瀉法;留針30?min,一周3次治療,隔日1次,4周為1個療程,連續治療2個療程。同時給予患者黃芪防己湯治療,基本方:漢防己10?g,黃芪30?g,霜桑葉30?g,葛根30?g以及制水蛭10?g,制成中藥免煎顆粒,1劑/d,早晚各1次沖服,4周一個療程,連續治療2個療程。

1.3觀察指標觀察兩組患者的炎性指標白細胞介素(IL-6)、超敏C反應蛋白(hs-CRP)以及腫瘤壞死因子(TNF-α),同時檢測兩組患者的空腹血糖(FPG)以及糖化血紅蛋白(HbAlc)。采用免疫比濁法檢測hs-CRP,所用試劑盒購自羅氏公司,采用化學發光法檢測TNF-α與IL-6,試劑盒購自德普公司,所采集血樣均通過離心處理,離心速度為3000?r/min,離心處理10?min,并將分離血清凍存以備使用。于治療前與治療后2個月取兩組患者晨起空腹靜脈血,分別檢測HbAlc以及FPG。

1.4統計學分析采用統計學軟件包SPSS 21.0進行統計學處理,計量資料采用均數加減標準差(x±s)表示,行t檢驗;計數資料采用百分率(%)表示,行χ2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結果

2.1兩組血糖指標變化比較治療前,兩組的HbAlc與FPG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后,兩組HbAlc與FPG水平均有一定程度降低,其中實驗組的HbAlc與FPG明顯低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2.2兩組低度炎性指標變化比較治療前,兩組IL-6、hs-CRP、TNF-α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后,兩組IL-6、hs-CRP、TNF-α水平均降低,其中實驗組的IL-6、hs-CRP、 TNF-α明顯低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3討論

糖尿病前期在臨床屬于糖尿病的前期高危階段,據有關數據提示,超過6%的糖尿病前期患者轉化為糖尿病患者,若不及時干預,超過90%的糖尿病前期患者在20年后會進展為糖尿病。

糖尿病前期患者可見胰島素抵抗,出現明顯的胰島β細胞功能性障礙。在祖國醫學中,尚未提出“胰”的概念,只是將其歸屬于脾,糖尿病前期患者臨床多見食欲增加、飲食多、便秘、倦怠、舌苔黃或舌胖大等,可見患者胃熱盛,由此總結其病機為胃強脾弱之癥。脾主運化之能,而胃為水谷之都,胃功能過強,納食增加,脾之運化能力虛弱,進而導致水谷之精華無法轉為氣血,造成機體血糖升高,正所謂脾失健運。以此確定針刺之法,以瀉胃補脾為主,取足三里、中脘、脾俞等穴,調理脾臟,補脾益胃,穴位之間相互配合,通過針刺補法進針從而達到健脾化濕之功效。中脘可調理中焦之氣;足三里可溫陽益氣;健脾消食;內庭則可瀉陽明之熱。在針刺的基礎上再聯合黃芪防己湯,從而調和脾胃,瀉胃腑之熱。在黃芪防己湯中,黃芪味甘而性溫,又歸于脾,有極好的健脾益氣的功效,輔助針灸,效果顯著;防己可利水消腫,補氣養陰,與黃芪和合,助益補氣,達到氣陰雙補;葛根味甘且性辛涼,歸于胃經,可生津止渴;桑葉味苦而性甘寒,歸于肝經,有清熱之功效;制水蛭可破血化瘀;防止經絡阻滯;諸藥和合,共奏益氣補脾,清退虛熱;且黃芪在藥理學證實[6]可有效調節血糖。本文結果顯示,實驗組的血糖指標均有顯著改善,優于對照組,而漢防己也有調節胰島之效[7],葛根則有降血糖、抗血栓、減少炎性的作用[8]。本文結果中,實驗組的炎性指標均明顯低于對照組,進一步證實了針刺聯合黃芪防己湯的效果顯著。

綜上所述,針刺聯合黃芪防己湯可有效調節糖尿病前期患者的炎性指標,改善患者的血糖水平,效果顯著,對糖尿病的臨床研究有一定的指導價值,值得推廣應用。

參考文獻

[1]顧麗萍,王育璠.糖尿病前期的綜合防治策略[J].世界臨床藥物,2018.12(39):800-804.

[2]蔡小玲,鞏慧玲 ,楊波,等.糖尿病前期新的標志物及預防[J].基礎醫學與臨床,2019,2(39):269-271.

[3] 盛燕兒,黃海燕,章曉紅,等.中藥代茶飲聯合穴位埋線治療糖尿病前期50例[J].浙江中醫雜志,2014,49(3):186.

[4] 王霞,何訸,周君,等.糖尿病前期患者血尿酸水平與餐后2h血糖水平相關性分析[J].四川大學學報:醫學版,2015,46(5):750-753.

[5] 中華醫學會糖尿病分會.中國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3年版)[J].中華糖尿病雜志, 2014, 6(7): 447-498.

[6]李偉霞,劉現磊,唐進法,等.黃芪一丹參藥對活性成分網絡藥理學研究[J].中醫學報,2017,32(234):2172-2180.

[7]王蓉,馬騰茂,劉飛,等.防己的藥理作用及臨床應用研究進展[J].中國中藥雜志,2017,42(4):634-639.

[8]王輝,董彬,萇沛森,等.葛根藥性與功用考證[J].中醫藥導報,2016,22(19):75-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