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

2019-09-27 17:09:42 銷售與管理 2019年5期

波斯波利斯vs吉达阿赫利 www.torhrd.com.cn

在很多大公司,做一件事,你得跟產品部、技術部等很多部門去協調吧?這么一協調,自下而上的戰略就沒了。而在阿里,第一,文化價值觀中首要的就是團隊合作,鼓勵大家業余時間互相幫忙,這樣它就能借得到人。第二,阿里把很多產品和工程技術團隊與前線團隊組合了,形成“合成營”。營里面有步兵,有防空兵,有反坦克兵,有炮兵等。我鼓勵90%以上的企業,在戰略路徑上走用戶需求驅動的創新。

——嘉御基金創始合伙人衛哲

為什么星巴克總是橫著排隊,麥當勞要豎著排隊,而喜茶是讓你不斷地排隊?因為星巴克的核心體驗是社交,橫著排隊既降低你的焦慮感,又可以相互搭訕。他給你飲料的時候,就先問你姓什么,在你杯子上簽一個字。這是星巴克的社交基因。

——科特勒咨詢集團合伙人王賽

創新業務一定要有敢死隊,敢死隊一定得自組織,把風險透明化。同時,人數不能太多,我們說敢死隊的標配是三到五個人,一個產品經理兩個研發就夠了。為什么?因為三到五個人做不好的項目,30到50個人一樣做不好,很有可能這個需求本身就不成立。

——遠望資本創始合伙人、迅雷創始人程浩

彼得·蒂爾談創業時,說了一句話,競爭是為失敗者準備的。你天天研究阿里巴巴和百度,你已經死了。因為你研究出來,也只是跟隨他,他的全部過程你并不知道。在認知架構更高的地方,玩出與別人不同的東西,這不僅是你生命維持的標準,也是你的創造性誕生的方式。當你以一個藝術家的姿態經營企業,才能讓企業活得更久更長。

——新東方、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王強

面對競爭者進攻時,要高度重視,不要鴕鳥心態。當競爭者已經明確出現時,整個公司可能都應該拉起警燈,要把面對競爭、應對競爭,作為公司最優先的任務。而不是說像鴕鳥一樣,把頭埋進沙子里,不愿意去理會那些令人心焦不安的問題。

——順為資本投資合伙人周航

AI、區塊鏈這兩項技術的發展,意味著我們現在做價值判斷的錨點/坐標系,在未來幾年間都將不復存在。我們來看得更遠一些,第三個需要關注的大趨勢是,未來十五年內,全球的增長驅動引擎也將發生堅定的變化。所以,了解全球經濟的增長驅動引擎與消費市場的增長極在哪里是很重要的。

——復星集團聯合創始人梁信軍

母嬰行業、零售行業這兩年有什么樣的變化?第一,我們的人口數量結構正在發生變化;第二,我們移動互聯網的紅利情況在變化;第三,在移動互聯網行業里面,我們的競爭是在一個非常紅海的領域。

——蜜芽創始人劉楠

企業“如何擁抱不確定”?關鍵在于四個字——客戶價值。抓住了消費者,了解了他們的需求,那才是行業發展、企業發展的本質。所謂的資本推動、新技術的應用等只是手段,核心還是客戶。

——魔方生活服務集團CEO柳佳

未來商業模式在不斷變化,越來越復雜。B2C 轉向 C2B,由客戶需求導向來解決問題。企業的組織是不是也會通過這樣的變革來解決問題呢?

傳統的組織大概有三類。一種是羊群式組織。羊群都是分散的,但是范圍由羊倌和頭羊決定。第二類是樹冠型組織。一棵老樹能長多大的冠與根有關系。采用這種組織形式的一般是家族企業。第三類是織物式組織。不管怎么延伸,花紋都不變。這就是工業化、標準化的連鎖店。

——御風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馮侖

中國創業者的優勢就是真正把支付場景的易用性做到了全球第一。落地應用的能力,已經是中國互聯網公司,甚至是中國整個創業者最大的機會。今天的機器人,就是一個以AI為基礎能力,加上硬件的協調能力、軟件定制化能力,再配合后臺的大數據服務實時更新的支持系統。

——獵豹移動董事長兼CEO傅盛

讓萬物互聯成為產業互聯網的基礎,而目前連接全球任何人就是幾十億個節點,但連接人和物就有幾百、幾千億個節點。蒸汽機電力也對第一第三產業帶來巨大影響,IT的影響也大致相同。因此,要在新一輪產業革命中抓住信息技術,實現數據化、網絡化、智能化產業升級。

——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

作為企業家,天賦很重要,武功很重要,使命愿景、戰略規劃能力很重要,創新意識很重要,經營水平很重要,組織管理能力很重要。但正像一個一流的運動員一樣,在一場一場的競技比拼中,內心的定力、無他忘我的狀態更重要。

——藍帆醫療董事長劉文靜

中國經濟正處于由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的、新舊動能轉換的時期,唯有創新才能迎來新的發展機會,只有敢于變革并能堅持到底的企業才能永立潮頭,單純依靠資本追逐、推動的野蠻增長期已經一去不返。

而在如今體驗為王的時代,決定企業成功與否的關鍵就是服務,誰能更好地“鉆進”用戶心里,誰就是最后的勝者。

——蘇寧控股集團董事長張近東

我認為我們世界的前進是波浪式的。每一波的原始推動力一定是在科學家,然后企業家幫助把科學發現落地和應用,政治家幫助平衡公平和效率。

比如現在很多互聯網公司都是利用現有的信息技術重新組合一種商業模式來滿足人的需求,但是如果真正來一場技術革命,所有的企業全部都要重新洗牌,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盛大網絡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陳天橋

?